4 0 0 - 1 0 0 - 5 6 7 8

互联网

缓解自闭症儿童的紧张-拥抱机、加重毯子或有效

  缓解自闭症儿童的紧张:拥抱机、加重毯子或有效

  我的小兄弟出生于1993年,那时人们并不了解自闭症(autism,也称孤独症),同样,我的父母对这一病症也知之甚少。在后来的10年左右的时间里,父母发现我的小兄弟的异样:时常受到外界的刺激并且有时表现出伤心欲绝的情绪。最后我的小兄弟被诊断患有自闭症。但我的父母并未放弃,他们尝试了各种努力,其中就包括尝试以孩童的眼光和身体状态来体验这个世界。

   路在何方?

   在上世纪90年代很少有人讨论自闭症,部分原因是由于当时这种病症的存在并不广泛。和自闭症相关的研究也很有限。对于那些没有和自闭症患者直接接触过的人来说,他们主要通过各种书籍、电影等大众文化来了解,比如说电影《雨人》(《Rain Man》,也译为《手足情未了》)。

   对于那些家庭内有自闭症儿童的人而言,互联网的出现为家长提供了一个重要工具。互联网使得这些家长获取信息更加便捷,而此前他们只能查阅当地图书馆、寻求社区内帮助以及与其他家长交流联系。

   作为家长,当面对孩子发脾气或者各种情绪反应时,他们时常会遇到这些问题,比如说 如何处理这种情况呢? 或者 哪种方法最有效呢? 但是对于患有自闭症以及各种感觉处理障碍的儿童的家长而言问题可没有这么简单。父母常常于绝望中又带着期望来帮助他们的孩子停止身体上的自我戕害,无论这种自戕是有意还是无意为之。这些父母还一直寻找任何能使病症发作时的孩子恢复平静的方法。

   我的家人也像许多有着类似遭遇的家庭一样做了这些努力:尝试各种各样的法子希望能够见效。可喜的是,我的兄弟终于在语言等各项表现上有了进步,他的表现会比其他自闭症儿童要好许多;不幸的是,这是我们多年来不懈努力的结果,我们并非为自己的努力感到不值,我们希望我兄弟还能有更大的进步,而我们距这个目标还很遥远。当我兄弟很小的时候,他感受如何,我们全家人也都和他一样,这个家庭都萦绕着相同的氛围。日子好的时候,也就是小兄弟很少情绪奔溃的时候,全家都很愉快。而那些糟糕的日子直到现在我也不想回想,我和父母都备受煎熬,可想而知我那患病的小兄弟是多么痛苦了!

   坦普尔 葛兰汀和拥抱机

   当我上大学时,我有机会听了美国动物科学家、著名自闭症患者坦普尔 葛兰汀的讲座。葛兰汀是自闭症领域内一位非常知名的研究人员,事实上,她本人也是一名自闭症患者。在讲座中她讨论了很多话题,但其中最重要的可能就是 拥抱机 ( The Hug Machine)了。这个机器对于研究自闭症以及感觉处理障碍具有重大意义与贡献。

   自闭症的许多标志性特征牵涉到感觉处理。具体来说,在接受各种各样感官输入(如风景、声音、味觉、触觉等)后,自闭症儿童往往会受到强烈刺激。我记得我的兄弟也受到这种折磨,而葛兰汀表示自己在幼年时便意识到这种情况。当听到消防警报时我兄弟就会变得尤为紧张,他还经常当众扯掉自己的衣服,并且20年来在一定程度上他每天只吃同样的食物!

   和葛兰汀不同,我的兄弟在触觉方面表现出的矛盾令人费解。他不喜欢被人拥抱,他经常与人发生斗争,这就是我的小兄弟看起来像 冷血动物 一般。而与此同时,他还会表现出自我安抚的行为,这些行为看上去是他想得到拥抱!事实上,如果当他正在情绪激动的挣扎中翻来覆去时,一个坚实的拥抱不仅能防止他伤害到自己(或者伤害到附近的其他人),似乎还能让他平静下来。

  图/维基百科

   葛兰汀喜欢动物,她的研究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和牲畜打交道。当幼时的葛兰汀进入她姑妈的农场后开始对动物强烈着迷,在那段时间里,葛兰汀观察到农场里有挤压机(squeeze machine),这种机器用于安抚焦虑的奶牛,因为乳牛场内的牲畜的身体上需要烙上记号,而此时牲畜就会变得紧张不安。在那时,葛兰汀就更新了该装置的理念以用于人类身上。该装置的原型包括两个橡胶气垫和一个木制骨架,这样葛兰汀就可以站在该装置内,然后根据自己的情况控制气垫包裹自己的松紧程度。

   葛兰汀充满天才与系统思维推断出由 拥抱机 产生的 深接触压力 不仅能够安抚动物还能平静自己。她的论文主题 《自闭症患者、大学生和动物使用 深接触压力 后的镇静效果》 发表于1992年,也就是我兄弟出生的前一年。

   深触摸压力

   葛兰汀的研究把 深处摸压力 定义为 大多数类型的较重的施力,如握力、按抚、对动物的抚摸或是用襁褓包裹的力 。正如葛兰汀指出的,区分施加力量的轻重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轻抚的施力就好比撩痒或者头发在皮肤上移动一般。这种类型的接触会刺激神经系统并引起警惕,此外还会使人变得焦躁。而 深压力接触 ,即力量较前者大些时,已被证明能起到使患者恢复平静的效果。

   对自闭症儿童的研究表明,相较于听觉、视觉等远端感官刺激,他们更喜欢近端感官刺激,比如说触摸、味觉和嗅觉。 葛兰汀这样写道。这是她引用了一篇1981的论文的说法,在这篇论文中研究人员观察了儿童(既有自闭症儿童,也有非自闭症儿童)对不同感觉形态如何做出回应。

   葛兰汀还在其他研究中讨论了 深接触压力疗法 (deep touch pressure therapy )不仅广泛地适用于自闭症谱系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ASD)患者,还适用于神经不存在这种异常的人。我们很早就意识到新生儿不仅需要人类密切接触以获得生存,更重要的是触摸有助于其精神上的茁壮成长。这些与抚摸有关的早期经历,尤其如照料者的拥抱和安抚不仅会对儿童身精神发展关系紧密,也会和其身体发展密切相连。

   最近有更多的研究表明在全世界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病房内,触摸对于早产儿的健康有着奇迹般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不仅存在于婴儿时期,在儿童生命中的第一个10年里,这种益处都会贯穿其中!

   深接触压力疗法 也被证明对那些没有患自闭症但患有焦虑的儿童及成年人同样具有帮助。职业治疗室早在数十年前就知道深接触压力不仅能帮助患有感觉处理障碍的儿童,还能对多动和注意缺失紊乱的儿童起到作用。

   虽然拥抱机装置现在也有使用,对于那些没有使用空间或者不知道从哪开始使用的人而言,加重的毯子是个不错的选择,后者更容易使用且价格相对低廉,更重要的是同样能起到相应的效果。并且加重毯子使用范围好像更广,因为即便在床上也照样能用,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加重毯子已被证明有助于睡眠。

   在论文结论中葛兰汀指出深压力接触不一定适用于每个人,同样,不见得每个自闭症患儿都会对此作出理想的、满足期望的反应。尽管如此,葛兰汀的初步研究和20年来的额外调查已经帮助了无数的家庭。而在发现拥抱机疗法之前,虽然人们(包括葛兰汀)也想方设法帮助自闭症儿童,但彼时的治疗装置不仅令人望而生畏,并且疗效甚微。

今日热点